深圳夜场招聘女孩,小费日结1200起包住宿

招聘详情

阿依古丽少有的参加了集体活动,学院足球赛正在紧张的进行着,比特在场上冲锋陷阵,两块大胸肌一颤一颤,远不如鹤的动作优雅。我们专业向来不擅长于团队运动,急得阿依古丽紧紧攥住拳头,嘟嘟囔囔怎么能这么踢,怎么能这么踢!我发现阿依古丽的表情比足球赛精彩多了,便一直在看着这个神奇的新疆女子,我还在出着神,“啪”,肩膀被拍了一下。我下意识朝相反的方向看去,果然,喜喜的眼睛弯成月牙,在看着我。

“出去走走?”喜喜问。

“当然!”我立刻站了起来。

喜喜把手伸给了我,我牵起她的手,放到大衣口袋里。

阿依古丽好像被我们干扰到了,回头一脸怀疑地看着我们,我抱歉地向她笑笑。

没什么特别的交流,我们就像约定好一样,走到了海河边上。

“最近怎么样?”喜喜问。

“还是那样,熊室友还在追火箭少女,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。比特室友还在跟异地女友吵架,鹤室友工作也快有着落了,但我觉得他还是要出国。”我没有看喜喜,好像在对路说。

“唉!这不和上周一模一样嘛。你读过《失乐园》吗?”

“高中一个暗恋过的女孩子读过,后来我听说那是中老年性爱指南,也去读了一读。”

喜喜在我的口袋里掐我的手。“女主,好像是叫凛子吧,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和安分守己的老公,选择出轨,后来觉得这种生活一眼可以看到头,选择了和久木在性爱中自杀,这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而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“最后还不是被法医锯开了?”

喜喜又掐了我一次,视线看向河面。天气虽冷,但是河面没有结冰,天气不算好,灰蓝色的天空或者灰蓝色的河面使空气都是灰蓝色的,一只不知什么名字的大鸟在河对岸的枯枝上瑟瑟发抖。“在不留遗憾中自杀,我反而觉得对他们来说,那是很好的一个归宿。”

“你会不会也有过这种想法?”

“胡说!”喜喜突然大喊。

喜喜拽着我向前走去,一个正在健走锻炼的阿姨盯着我们,擦肩而过后,她又转过头来看我们。

“哎,你说你的室友会不会有这种想法?”喜喜问。

“我觉得不会,他太容易满足了,火箭少女的每个视频他都看好几遍,游戏有一点点的进步就欢呼雀跃。自杀的人,都是比较复杂的吧。”

喜喜挽了一下头发,带着我离开河边,来到了马路上,漫无目的的走着。一辆消防车尖叫着冲了过去,喜喜说:“快走!”我们一起跑到了旁边一座大桥的最高点,西面的天空,被火光映的就像挤破了的橙子,在这灰蓝色的气氛中显得格格不入。

“为什么我们总是会遇到这些事情?”

“相克吧”我答到。

喜喜抬头白了我一眼,火光渐渐黯淡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万家的灯火,我们选择避开炫目的霓虹灯,在小巷子游荡。和喜喜漫无目的地游荡,好像成了我俩约会一个必不可少的事情,喜喜不喜欢坐车,两条细细的腿好像能一直走下去,我时常感叹这小姑娘不会觉得累吗,一边又像个苦行僧一样只好跟上。自从认识喜喜,跟她走过了好多地方,发现周围竟然有这么多在我俩看来有趣的地方:上世纪国营纺织厂的宿舍、小卖部的铁皮招牌、卖水果刨冰的小餐车、藏在居民楼里的理发店……周围民房上,一群小猫安静的趴着,眼睛眯成一条缝,如果说要我想象什么是安逸的生活,我想也就是这样吧:一把躺椅,几盆花,一碟子瓜子和几只懒猫。

喜喜悄悄地拉了一下我:对我说:“知道吗,我喜欢猫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猫这东西,只有你俩都孤独时,它才会来找你。”

“狗呢?”

“狗不行,狗时时刻刻黏着你。”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天已经完全的黑了,我们顺路买了水果、小点心、麻辣田螺、章鱼小丸子,甚至还有大饼夹一切,喜喜就是喜欢看到什么都买一点尝尝。

“接下来去哪?”喜喜扭过头来问抱着一堆吃的的我。

“都行。”

“那走吧,带身份证了吗?”


酒店里,喜喜刚洗完澡,头发还未干,披散在脖子上,她坐在床上披着浴巾吃小西红柿,嘴巴被染的红红的,很像第一次我见到她时。

“知道吗,比特前几天好像又一晚没睡。”我放下一直在手里转来转去的遥控器,对喜喜说。

“还在跟女朋友闹?”

“都闹了四年了,但我感觉这次可能是真的了。”

“唉。”

“叹什么气?”

“不知道,就是想唉。”喜喜看着综艺,我惊奇地发现她能将小西红柿精准地扔到嘴巴里。“与其纠缠不清,不如快刀乱麻。这一点,我觉得你和你前女友做的很对。”

“或许他还觉得这么多年的感情,就这么结束了太可惜了吧。”

“今天看我们的女孩子是谁?”

“阿依古丽,一个神奇的女子。”

“哪里神奇?”

“也许是西域特点吧,反正我觉得她总是神出鬼没,不止一次在晚上遇到她,心事很重。”

“我喜欢新疆女孩子的大眼睛。”

“你是男女通吃啊。”

喜喜白了我一眼,“我一直喜欢和有趣的人做朋友,但是这种事情又可遇不可求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就像我的室友,一个是典型的白富美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一米七二,男朋友几乎一周换一个。”

“这样的人还无趣?”

“这样的人不容易接近,不容易接近的人,都不怎么有趣。”喜喜把一个小西红柿抛的高高,精准地落到了嘴里。

“真有两下子。”我惊叹到。

“你的室友呢?”

“熊最近好像找到女朋友了。”

“不会吧。”喜喜一脸吃惊。

“好像是探探上约到的,邻校大一,熊对这事可是三缄其口,但又通宵达旦地问我们一些该送什么礼物啦,约会怎么办啦之类的问题。”

“你们能帮上忙?”

“比特很热心。”

“你看看人家都能找到女朋友,你看看你。”

“你不也是吗?”我反问。

兼职招聘网 > 深圳

法律声明:本站免费提供信息交流,请自行分辨信息真假,如有损失,本站概不负责。谢谢您对本站的支持!
© Powered By 兼职招聘网 专业提供夜场招聘/KTV招聘/酒吧招聘/夜总会招聘/夜店招聘信息